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8th Apr 2013 | 一般
“給我一剎那,對你的寵愛。給我一輩子,送你離開。”這是滄海對一隻蝴蝶曾有過的愛情誓言。此刻的蝴蝶已遠離了滄海,曾經相愛過的滄海與蝴蝶已成陌路。只是在不經意間,蝴蝶會想起成為深深烙印的滄海。 這個靜謐的夜晚蝴蝶又在回憶。 當日蝴蝶相信著這些誓言。這是一隻不太經心的蝴蝶,她只看到了誓言的前一句而沒有注意到後一句的“送你離開”。單純的蝴蝶相信用一輩子的時間去送她離開只是表面,實質是深愛她一生。 蝴蝶簡單而快樂,她只有幾歲,還很幼稚。 而滄海已經經歷了幾千年的風霜。在時光的輪迴和歲月的磨礪中才慢慢變成永遠也看不到盡頭,覆蓋著無窮內容的滄海。 蝴蝶在沒有飛到滄海的身邊時,沒有目標的玩著。只是在一次的遊玩的途中看見了滄海。遠遠看去,滄海無邊無際,涵蓋了太多的內容。這一切令她著迷。她終日流連在滄海的身邊。滄海並沒有去在意她。她太渺小了。滄海永遠在那回憶,在沉思。只是他的回憶太深,太久遠。他思考的問題,他要尋找的問題答案太深奧。誰也無法去琢磨透滄海的內心,也無法知道滄海的心在哪裡,只是在猜測,也許是在海的中央。只有滄海自己才明白,歷盡千年的風雨,他早已失去了完整的心。只有一個滄桑而堅硬的心殼。 也許是太寂寞的緣故,滄海開始慢慢注意蝴蝶。 這是一隻很素的蝴蝶,只有黑白兩色,在翅膀的邊緣有著一圈淡淡的藍色。蝴蝶告訴滄海關於春天裡花的妝扮以及夏夜裡秋蟲的呢喃,還有深秋早晨落葉身上的眼淚和冬日裡那明媚而溫暖的陽光。 蝴蝶在輕輕在說,滄海靜靜在聽。不知道從哪天起,滄海開始喜歡上了蝴蝶。而蝴蝶早已迷戀著滄海的深沉與滄桑。她一直停留著,已不想再飛往別處了,在她的心裡,有滄海就有足夠了,有滄海就有了一切,滄海只要付出一點點的愛就能令蝴蝶心滿意足。她並不貪心。 時間慢慢過去了。她越來越愛滄海,迷戀著滄海,無力自拔。有時甚至覺得,這份愛是從她的前世就開始的,持續到了今世 蝴蝶愛上滄海,這只是一段沒有結局的無望的愛。 滄海在愛蝴蝶的日子裡,時常憐惜地看著她。他看著她在他的身邊翩翩飛舞著,心裡去在歎息著她的輕盈與柔弱。能愛她多久呢?他有時也會這樣問自己。 誰讓蝴蝶是如此的弱小呢? 她付出了她全部的愛,可是在滄海的眼裡卻是微不足道的,他並不在意那點愛。他有著豐富的內涵,蝴蝶根本就無法去看懂他,猜測不出滄海的內心,在滄海的深沉下她被襯托得異常單薄。 幾千年的差距,對蝴蝶而言,這是一場絕望的愛情。 漸地,滄海開始改變,不在聽她的述說,他對花朵,陽光與落葉失去了興趣。蝴蝶用全身心來愛著滄海,也無法喚回曾經享有過的寵愛。在滄海的冷漠中她看到了即將降臨的結局。 那個夜晚,蝴蝶終於可以讓自己去面對這些改變,她傷心的哭著。於是也就明白了無論怎樣的努力,她永遠也飛不到滄海的心中,只因她的單薄與他的豐厚。 愛情消失了,她決定離去。“因為愛你,所以才要離開你。”當蝴蝶對滄海說出這句話時,她的眼淚滴落在了滄海的懷裡,滄海沉默著。滄海愛過她,對她而言只是一個美夢,當天亮到來的時候,美夢醒來的時候,滄海依舊是滄海,他的內涵更加的豐富,蝴蝶依舊是蝴蝶,只是失去了她的心,她把心放在了滄海的無垠中。 當心被融化的那一刻,她終於明白了一個道理:蝴蝶飛不過蝴蝶飛不過滄海——美麗的東西常常不能持久,無法永恆,是一種很悲觀的說法。說出這句話的人,可能在現實中有悲觀,失意的傾向,所以做此悲音。

| 3rd Apr 2013 | 一般
北國的冬日,蒼涼漫長,寒風蕭蕭,冬青在冷風中,緊裹枯黃的外衣,靜立,守候春的到來。 春的腳步有些遲緩,走走停停,前幾日風輕雲淡,昨夜裡卻變了臉,風淒淒,雪飛飛,溫度又降到了零下。 漫天飛雪的日子是令人迷戀的,夜裡聽著雪花細語,我本想去尋覓一些詩情,但病未痊癒的我,只能站在窗前凝望,伸手去觸摸,雪花在我的手上剛落定,已是水滴一朵。 少許時刻,我冷得瑟瑟發抖,無奈,躲到床上,伴著雪花輕揚的夜曲,沉睡了一夜。 清晨,一縷陽光透過窗簾,驚擾了我的夢,於軒的電話將我喚起,“冰,感冒好些沒有?咱們去山上走走,呼吸點新鮮空氣,有利於你身體健康?” 我套上厚厚的羽絨服,和著老友的腳步,慢慢走著。路上人不多,來來往往的多是一些上了年齡的人,行至半山腰的時候,迎面來了一位老人自言自語的說著:“開心啊!快樂啊!”他一遍一遍的重複著,從我身邊走過。 我回首望去,他清瘦的身影,在雪地上輕快的走遠。快樂和痛苦是相輔相成的,曾今的他或許也經歷過刻骨銘心的痛苦,在生命的斜陽裡,老人沉澱了痛苦,昇華了快樂。 老人的快樂感染了我,“於軒,你說他在給自己說著開心呢?還是在向周圍的人傳播著快樂呢?”“應該都有吧!”於軒微笑著說。 老人把自己的快樂傳遞給遇見他的每一個人,雖然他不是上帝,但他卻把春光灑滿山間,讓我們都能盡享其中。 很多時候,我們總是背負沉沉的行囊,在世間艱難行走,即使舉步維艱,也不知歇下許久未用的行囊。老人的語言,幫我歇去負擔,似乎覺得腳下輕快了許多,整個冬天時好時壞的感冒也輕快了些許。 邁著輕快的腳步,我們來到山頂,一切都被雪洗滌了,遠望四野,銀裝素裹,樹枝上掛滿雪花,小鳥在枝頭歡唱,圍繞著行人飛來飛去,羽翅掠過的枝頭,冰花點點滴落。 我的心也有些動了,小時候堆雪人,捏雪球,打雪仗的情境也盡在眼前。“我小時候經常和姐妹一起玩雪,打雪仗,真的好懷念童年的快樂時光。”看著粉妝玉砌的境界,我感懷的說。 “我們小時候也經常玩雪,不過我們是好幾個人做一個雪橇,一個人坐著,兩個人拉,輪換著在雪地上跑,邊跑邊開心的叫喊,那歡叫聲似乎還在我耳邊迴盪。”於軒也若有所思,回憶著他小時候玩雪的快樂。 “你們好會玩,自己做雪橇,像童話故事裡的一樣嗎?”他們的歡叫聲讓我想起了很多童話故事。於軒依舊開心的說:“只是有些像,但還有很大的區別,童話裡是狗拉雪橇。” 初春淨白的雪是最美,最動人的童話,我遐想萬千。 我忘情的捧起童年,捧起一些雪花兒,放在手中,團成一個球,拋向樹枝頭,雪片如柳絮紛紛墜落,大地伸出雙手迎接它,它一聲不響睡在她的懷裡,幻作她的乳汁滋潤春的幼苗。 雪後的天空是晶亮的,湛藍湛藍的,幾絲浮雲靜靜的飄流,太陽慢慢的行走,走過的地方,雪花兒融化成水,消融了冰雪,歸化於大地。雪花用純潔,裝點著山間,陽光用溫情,映照著樹林。又是一度歲月的輪迴,冬在春雪裡消退了,暖陽散漫山間。

| 14th Jul 2012 | 一般
    汽車冒白煙還是冒黑煙這與汽車燒什麼油有關係。燒汽油的汽車冒出的煙一般是白色的;燒柴油的汽車冒出的煙是黑色的。另外,汽油、柴油沒有全部燃燒,一些小碳粒從廢氣中排出,或者機器出了毛病,潤滑油燒著了,也會冒黑煙。這時,汽車就出毛病了。

| 6th Jun 2012 | 一般
誰許的一世柔情在這烈烈雄風中化為一片燎原星火,似在等待著天際邊的一方空寂,只待瞬間將其化為一股無形的力量,衝破層層攔阻,到達那一片燈火通明處。 ——莫凝 懵懂之初,帶著迷茫的雙眼來靜靜地觀看著這一座有著寂靜的城,影像滑入心中的瞬間便蕩起一片漣漪久久不願散去,是什麼原因讓這顆心再次的為之跳動?是什麼又撞擊了心中的那一片揉裔,刻下深深地印記?又是什麼讓這座城久久的立在這一方碧空下,讓我能夠在途中遇到? 臨風而立,被風吹動的白色衣襟下,夾雜著太多的清愁,讓緩緩地思緒再次的飄向遠方,任其自由的紛飛,自由的遨遊,落在那一塊土地上,只為得到想要的答案。或許,冥冥中有著不可改變的軌跡,我仍舊是有屬於自己的軌跡要走過,不管其中有任何的小站,都要用一種不同的心情來對待,都要用一種滿含清寂的雙眼來看待其中的是是非非,無關停留的瞬間到底有著何種的心思在其中,只需要讓這個心保持安然,其他別無希冀。 然則,茫茫乾坤中,誰是誰的小站,誰是誰的停客,誰又是誰的終點站?若非真正的用心來相照,或許也只有擦肩而過,連那可憐的瞬間的眼角餘光都不會停留半下。 誰說的前世今生有著不可磨滅的姻緣,不論何時都會在第一眼就認出?誰說的今朝自有今朝求,那所謂的前世今生都不過是過眼煙雲?誰說的若是有來生,定會再續今世緣,不管是親情,友情,愛情?這所謂的前世今生,其中到底有多少可以令人來為之等待,為之將青春年少時光作為賭注,慢慢的消耗? 然則,當在某個時光中,真正遇到可以銘記一生的人,那麼在這個時刻是否真的有勇氣來承擔著所有的對與錯?承擔著所有的恩恩怨怨?承擔著所有的流言蜚語?更是承擔著彼此的那份撕心裂肺的離殤?無關結局,在乎的無非是那一段曾經的溪水邊的一往情深的眷戀,在這個紅塵的激流中,在這段洶湧的浪潮中,能夠抵擋住拍擊的磨練,卻又無關愛情。 當隨著這激流流向不知的地界時,當到達了一方空寂的黑暗中,要如何才可以將四周照亮?又要如何才可以不被沉入紅塵的底淵?在這無際的黑暗中,有時等待卻成了唯一的星火般的希望。 沉沒,沉沒,在浩瀚的黑暗中沉沒。越來越黑的深淵已經包圍了所有,而如塵埃般渺小的人兒卻要如何抓住一夕光際,來脫離這黑色地帶的束縛?慢慢地,失去所有的意識,落入一方空寂中。 是誰在此時呼喊著如此熟悉的名字?是誰在這無邊的墨中注入了清澈溪流?那一聲一聲的呼喊來源於何處,竟讓內心僅有的一絲星火燃起,慢慢地隨著外界的光線的加深。 進深,進深,那隱藏在體內的渴望,那隱藏在深處的不可觸摸的一抹灰塵,竟在此時四溢,竟在此時揚起鋪天蓋地的浪沙,迷惑了黑暗的層層捆綁,掀起了眾人雙眼中的曾經的不以為然的神情。 是他,是他,無形的隱者。他在是這個生命體最為需要,甚至用整個生命來呼喊的時刻的那一位隱者。此時在墨黑色的空間燃起了一把無名的火焰,焚燒著黑暗,將之一點一點的驅除,隨之化為烏有,沒有了星點痕跡可言。 然而在這瞬間,又將自己放在了無形之中,讓萬物都隨著無形中的火焰,由深淵的底層慢慢的衝刺著最後的一道結界,恍然間,一片火焰燃燒於天際中,讓整個蒼穹都隨之化為一抹淺淡的痕跡,只為襯托此時的,黎明前夕的黑暗的鬥爭,然後將自己燃燒,惶惶然中化為一縷青煙,陪伴在這一座城的上空,只是靜靜地來看著,只是靜靜地牽手與彼此。 存留在紅塵中的流螢星火,此時已然化身為無形,慢慢的行走於這一座城的各個角落,只是來為之守候,僅此而已。

| 29th Apr 2012 | 一般
下午為了某幾位同志的待遇問題,板板召集了小會,說是乾脆普調點工資,啦啦啦~ 雨露共沾!因為開會耽誤,原本答應客戶的報價只好挪到下班再做了,又是我加班,誰叫是我自己的合同呢,我不加班誰加班,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 覺得有點累,一忙就忙到了八點多鐘,胡亂塞了幾塊牛肉粒,晚飯也不敢再吃了。 馱電腦回家,瀏覽網頁,還去開心網養了兩條魚,甚感無聊。我和宇豪說過,日子過得無味,也沒什麼東西好寫的。可是他順手回了我說:日子就是這樣啊,平淡如水才是真。 我到現在還記得2000年時候的比賽,彼時風華正茂,上台發言,尾句是,平淡最真,本色最美。很有幾分為自己在平淡中的一份堅守而自詡。十年後,我卻常常抱怨,這平淡的生活實在無味。想到此處,禁不住啞然失笑。 怎樣可以稱得上平淡,所有的人都覺得我在為工作太拚命,自己也常常於實戰案例當中宛轉往復費盡思量。這樣的日子,換了有些人來過,也許會以為太糾結太跌宕,只是我每天以此為生活的重心,少了張弛,也少了些變數,心中漸漸多了厭煩。 中秋那兩天假,一半在工作,一半在休息,隨手也記了兩筆流水。今天上去看時,卻發現有博友留了言。我對自己的文字慚愧,也認為自己的心態尚需改進。所以見了這些評論,生出了一些感觸。本是毫不相識的陌生人,卻因為文字而能彼此關注或者給予鼓勵,讓人覺得這踽踽而行的路不那麼孤單,也多了一份要努力經營的信念。而如果這簡單的文字裡能讓旁人體會到一些生活的溫暖和清澈,那麼我更該少一些浮躁,為有這樣的生活而心存知足和感恩。 前幾天我聽收音機,提到增廣見聞充實自身的手段,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行萬里路不如閱人無數。我這平淡的日子,閱人的機會就談不上了,背包遠足的本事也實在有限,我還是應該靜下心來,破幾卷書來得實際,白紙黑字的書本平淡簡單,卻可以讓我於見識世間百態後,淡泊寧靜,珍惜最本真的生活。 文章來源:作家出版社的BLOG |女性情感文學BLOG | 塔羅師 劉洋 |Pop Culture | 歐萊雅蘭珍珍的BLOG |無聲世界的晨晨 | 黃耿辛的藝術世界 |anna的BLOG | 遠行的星 |豐木色子·情感LOGO |

| 28th Apr 2012 | 一般 | (1 Reads)
曾經,我很努力地去忘記——你的笑臉,你的背影,你的溫柔,你的一切。如今,我發現,很難很難。再度回首,是那樣的刻骨銘心。事到如今,我只能說,我錯愛了。 是上天的捉弄嗎?大概是吧。命運就那麼喜歡愚弄我們這些平凡的人?我們都做錯了什麼? 或許這是一個無解之題! 思緒,在無限延長;寂寞,在唱歌! 很多個晚上,都無法集中精神幹活,因為想到了你。拿起筆,會想起你咬著筆頭苦苦思考的神情;捧起書,會浮現你專注而又不失純真的場景;空氣中流動你談談的體香,思緒裡是你純真的笑臉! 曾記得有一句話:你選擇了魚肉的鮮美,也就選擇了魚刺的糾纏。我當初選擇了你,也就選擇了與悲劇糾纏。 很多時候我會問自己,後悔了嗎? 更多的回答是:是的,我後悔了。 也有很多的時候,會問自己:你,恨嗎? 不,我一點也不恨。我也沒有資格去恨。 今天是所謂的愚人節,但在我看來,從愛上你的那天起,我每天過的都是愚人節。 文章來源:上海育知SHYZ |The Fix | An Unsealed Room |Editor: Myself | 《讀者·原創版》 |Pop Candy | 尹隱於市 |時尚攝影——郭三省的BLOG | Connie's world |作家岳南 |

| 20th Apr 2012 | 一般
賈總是出了名的職場討厭鬼,不僅員工討厭他,同事討厭他,甚至老闆也暗暗地討厭他。不過奇怪的是,他的職場生涯卻非常順利,雖然業績乏善可陳,但職位卻日漸看漲。 許多人都很奇怪,為什麼只有「務虛」特長的賈總還能在公司混得下去?他最近擺弄的新玩意兒是「平衡計分卡」,一個被無數大學教授奉為管理圭臬卻在企業屢屢碰壁的玩意兒,雖然這套管理工具對企業的幫助非常有限,但這套理論讓他找到了安身立命的地方。 作為一個「職業經理人」,賈總有著不錯的學歷背景,清華大學的MBA,本科也是畢業自名校,在民企也算出類拔萃的背景了。知識的匱乏常常會表現出對知識的過分崇敬和對高學歷的迷信,對公司老闆而言,賈總的學歷背景是公司的一張很好的裝飾畫,賈總對老闆而言最重要的功能,其實是「士大夫」的功能。 「士大夫」之說,要從企業文化的角度去尋找根源。大多數中國企業的文化——或者說宣導的文化——其實質是和中國文化的本源一脈相承的。歸根究底,就是朱熹所謂的「存天理,滅人欲」,就是要泯滅個體的疆界,讓自己的七情六慾都導入公式化的公司管理之中。 所謂的中國式「敬業」(而不是「專業」)和團隊精神,實際上就是中國文化中的人倫觀念。中國文化中所存的「天理」,實際也就是人倫精神的體現,是讓每一個個體以「知天命」的方式,在人間秩序中找到自己的位置,而後把它當作是天賦命運一般地予以安守。 中國文化和中國企業文化的相同之處在於,他們都給個體安排的命運是「安身立命」。而這個「命」的執行方式,就是由每一個個體將自己納入「人倫」或 「集體」或「公司」這樣的關係中,並且在其中盡量保持「和合性」。 所謂的「和合性」,用中國傳統文化的話語講,就是「克己復禮」,用現代的話語講,就是「毫不利己,專門利人」,用公司的話語講,就是「團結協作」、「公司利益高於一切」。這是處處為他人而活的生存意向,在傳統時代,它要求的是「忠君」;在現代,它要求的是為集體事業的捨生;在公司,它要求的是「沒有任何借口」。 實際上,正是中國的這種傳統造就了士大夫「安天下」的動力。儘管這種文化也在歷史上起到過積極作用,但是,中國式的「存天理,滅人欲」的根本點只是為了「鎮止民心,使少知寡慾而不亂」,從歷史上的作用看來,它從未讓中國走向日本式的集體強化,只是徒然造成了每一個個體能力的大幅度被弱化。 但使得個體的被弱化,似乎是不少企業管理者從傳統文化中吸取來的「精華」,因為如此這般似乎更容易管理。正因為「天理」滅掉了個體的生機,因此,管理者能把個體當作是可以隨意安裝在任何一處的零件,而「天理」的邏輯正是無論安裝在哪裡,反正都是為集體服務。 這種團結和諧的「天理」也似乎正在成為一些企業管理者的理想,他們希望每一位企業成員都在這樣的和合性關係中找到安身立命的所在。而賈總這樣的人,正是老闆眼中幫助他們實現這樣的理想的最佳人選。 和士大夫的「厝天下之民於衽席之上」、「解民於倒懸」的政治理想相似,企業的士大夫也是政治掛帥。說政治掛帥可能還不夠,士大夫要做的還是政教掛帥。和西方企業只要求專業化的方式不同,中國企業往往對企業成員懷有「教化」的理想。這是一種奇怪的「政教混合體」,他們要求的不是西方式的專業主義的現代職業團體,而是思想大一統的類國家模式。 但這種理想顯然不是普通員工的理想。普通員工和中國歷朝歷代的老百姓的理想其實並無二致,他們追求的無非是「福祿壽」,這完全是一種身體化或者私利化的理想。「福」就是天倫之樂,休息休假的時間長點,以便照顧家庭;「祿」就是榮華富貴,再不抵也希望薪水待遇高一些;「壽」是長生,至少身體健康,不要為太繁重的工作所累。 無論是以前的國家統治者或者是現在的一些企業管理者,都似乎輕視這些人性的基本需求。這似乎也是管理者與員工之間思想的鴻溝,正類似於統治者與平民百姓之間的鴻溝。顯然,填平這樣的鴻溝,以前需要的是士大夫,現在需要的是賈總這樣的人物。 儘管企業員工幾乎個個都討厭企業的士大夫,但從「檯面」上的話語來說,卻又很難去反駁賈總。士大夫的使命是教化,這樣的理論邏輯已經存在了幾千年,現在在企業界裡,擔當起這樣教化的書籍和理論也是汗牛充棟,並且早已發展成了完整的體系和學科。滅人欲的夢想,也一直縈繞著深受中國文化影響的企業管理者,而從事這樣的工作,也正是賈總賴以安身立命的根本。 士大夫以「安天下」自居,賈總們以「優化管理」、「推動企業管理變革」自居,這裡的本質都是教化。士大夫們為天下之民找到的解決之道是「安身立命」,賈總們為企業員工找到的解決之道不外乎「平衡計分卡」、「績效考核系統」等花樣百出的管理工具。 在這裡,它們和士大夫的「滅人欲」沒有本質的區別,而且結局也都類似,那就是規則一套,潛規則又是一套。

| 16th Apr 2012 | 一般
我們將最易出軌的幾個基本動作收錄在這裡,對照看一看你就知道錯在哪裡。   1、臀部肌基本姿勢(鍛煉臀部肌肉和外展肌)   站立,左腿向左側分再還原。反覆,換側重複。   出軌式:右膝過於彎曲,超過右腳,上半身過分前傾。   後遺症:所有身體重量都落在膝部,下腰部受壓過重,斜方肌用力,外展肌和臀部肌肉反而處於休息狀態。   糾正版:盡量側分兩腿到一定寬度,臀部重心要穩,保持上身略前傾,配合運動,以免損傷腰部。   2、三頭肌基本姿勢(鍛煉三頭肌)   臀部緊貼凳子,雙手於身後支撐於凳的邊沿,身體沿凳邊下滑。   出軌式:雙手置於身體兩側,身體重心靠前,身體下滑時胳膊過於繃直。   後遺症:雙手錯誤的位置使肩膀和三角肌吃力,代替了胳膊的運動,骨盆前傾令關節承重,會引起疼痛,腰部壓力過大。   糾正版:雙手應置於臀部後側,身體沿著凳子邊沿垂直下蹲,保持肩背正直,雙腳併攏,上身、胸部及頭部挺直上引(大腿與地面基本平行)。   3、肩膀基本姿勢(鍛煉肩部)   坐正,雙手各執一個啞鈴,同時用力慢慢舉至胸前。落下,反覆。   出軌式:腰椎彎曲,雙手舉起時身體過於緊張。   後遺症:背部用力,代替了腹部運動,身體失去控制,腰部肌肉處於壓力下,平舉胳膊時過分緊張,使得前臂過於吃力,斜方肌和頸部肌肉疼痛。   糾正版:坐正,注意保持上身正直,骨盆後傾,身體避免彎曲,屈肘將啞鈴舉至與肩等高,然後舒展胳膊將啞鈴放下,同時放鬆肩部。 4、胸肌基本姿勢(鍛煉胸部和腹部肌肉)   雙膝跪地,雙手支撐於地面,屈肘,身體下俯,前額觸地後再起身至起始姿勢。反覆。   出軌式:雙手間距太窄,背部過於彎曲,腹部肌肉得不到鍛煉。前額觸地時下頜沒有回縮向胸部,而是落於兩手之間。   後遺症:因為雙手間距不夠,手腕過於吃力;後背過於彎曲,會引起腰部損傷。得到運動的僅僅是手腕和頸部,而不是胸部。   糾正版:俯身觸地時,身體盡力後縮,保持平直,使腹部肌肉感覺緊張。雙手分開同肩寬,盡力含首,讓整個身體重量(包括臀部)都落在胸部。   5、大腿內側肌基本姿勢(鍛煉大腿內側和外展肌)   向左側臥,右腿彎曲,左腿伸直,然後向上慢慢抬起,落下,反覆運動。   出軌式:上半身擺放不夠側直,左腳過於向正上方舉起。   後遺症:股四頭肌得到了鍛煉,卻忽略了外展肌,並使背部內側肌肉過於緊張。   糾正版:真正以臀部側臥,左腿繃直側抬,腳尖與腿呈直角,不要屈膝,不要停頓過長,這樣可以使大腿內側和外展肌都得到充分鍛煉。   6、大腿肌基本姿勢(鍛煉大腿肌和臀部肌)   右腿前弓,左膝蓋慢慢著地,然後慢慢起身向上。反覆數次,換側重複。   出軌式:前後弓步幅度過大,上半身過分前傾。   後遺症:全身重量都集中落在膝部,容易使膝關節受傷,為保持身體平衡,勢必借助腰部力量,從而傷及腰肌。   糾正版:左膝下屈著地時速度要慢,上半身保持正直,右膝及踝關節呈直角,這樣全身重量將得到合理分配,使大腿和臀部肌肉得到充分運動。   7、側臀肌基本姿勢(鍛煉臀部肌和外展肌)   站立,右臂支撐牆壁,上半身保持穩定,側抬左腿。反覆上下擺腿數次,換側重複。   出軌勢:腿抬得過高,腳尖未繃直,後背彎曲,上半身隨著腿的動作擺動。   後遺症:上半身歪斜,髖關節活動幅度減小,而且背部過分彎曲容易造成損害。腳尖不繃直,抬腿動作只能運動到大腿肌肉,而無法作用到臀部肌肉。   糾正版:腿不必抬得過高,保持上半身正直,左腿慢慢抬起,注意腳與腿呈直線,只有這樣才能使臀部肌和外展肌得到鍛煉。

| 16th Apr 2012 | 一般
簡介   貝倫塔(英語:Belem Tower,葡萄牙語:Torre de Belem)是一座五層防禦工事,位於葡萄牙里斯本的貝倫區。它建於曼努埃爾一世(Manuel I)時期的1514年到1520年間,用來防禦位於貝倫區的港口,以及附近的聖哲羅姆派修道院。   貝倫塔作為世界文化遺產,矗立於特茹河北岸,是貝倫岸邊兩座名塔之一。此塔不僅是見證葡萄牙曾經輝煌的歷史遺跡,也是里斯本最上遊客鏡頭的一個風景點。 歷史和由來   貝倫塔是為了守衛古司和入口、阻止敵人入侵建造的,是那個時代的象徵。   貝倫塔隨著地理大發現時代的到來,葡萄牙里斯本成為了一個重要的海港。當時有必要建造一些防禦工事來防衛里斯本和它的港口。葡萄牙國王若昂二世(Joo II )最早提出一個防禦計劃。貝倫塔就是這個計劃的一部分。貝倫塔的建造也為了紀念里斯本的主保聖徒,聖文森特(St. Vincent)。   弗朗西斯科·德·阿魯達(Francisco de Arruda)被任命為貝倫防禦工事總建築師。他以前在北非建造過許多防禦工事,頗有名氣。貝倫塔的建造始於1514年,由皇家工程大臣迪奧戈·德·波伊塔卡(Diogo de Boitaca)主管,當時他也負責附近的聖哲羅姆派修道院的建造。貝倫塔在1520年完工,一年以後加斯帕·德·派瓦(Gaspar de Paiva)被任命該塔的第一任長官。 建築風格   在貝倫塔的建築風格上很容易看出弗朗西斯科·德·阿魯達的作用,他大量使用了摩爾人和阿拉伯人的藝術元素,比如說崗亭頂端的胡椒粉盒形狀的炮台。   為了顯示出國王的聲威,塔上裝飾了許多曼努埃爾式的象徵物,比如說厚的石繩環繞塔身,點綴石結、渾天儀或是耶穌十字和一些其他的動植物元素。其中一座貝倫塔石雕犀牛相當引人注目,它在崗亭的底座上,顯示了葡萄牙航海家探索海外的功績。 用途   隨著時間流逝,貝倫塔失去了它建造時的主要用途,防守塔霍河(Tagus River)邊上的港口。在後來的幾個世紀中,它被用作海關,電報站,甚至是燈塔。利用貯藏室被改造成的地牢,它也曾被用作為監獄。 現況   就像聳立在美國紐約入港處的自由女神像一樣,聳立在里斯本港口的它成為了葡萄牙的象徵。在1983年,貝倫塔被列入世界遺產名錄。 建築結構   貝倫塔被分為兩部分:塔身,內部有四個有拱頂的房間;壁壘,有著許多炮台。 壁壘   走過吊橋,穿過大門,就可以看到壁壘的內部。牆上共有16個炮位可以安裝大炮以禦敵。地板中間高,邊緣低,這樣有助於保護大炮,也可以快速的排干積水。在屋頂的中央有個哥特式的矩形天窗,用作壁壘的通風口,以便大炮開火的硝煙能快速散去。在壁壘的地板下面有一些儲藏室,最大的一間可以從北面的樓梯到達。這些儲藏室一開始被用來放補給品,後來變成地牢。在入口的右邊有一座陡峭的樓梯通向壁壘頂部的平台。在多邊形的平台的角上有六座崗亭,每座都有一扇瞭望窗和胡椒盒形狀的屋頂。在平台的中央有一圈欄杆,圍著下面的天井。在1580年開始的增建工程試圖使貝倫塔有更多的空間容納更多人,但這些增加的部分不久就被毀壞,貝倫塔回到了原先的樣子。在欄杆的南面有一座勝利聖母像(Nossa Senhora do Bom Sucesso),也被稱之為葡萄處女(Virgem das Uvas)。    塔身   塔的正面朝南,入口在壁壘平台上。塔的朝南面上有著極好的石雕。在第二層的陽台上有用花邊裝飾的楣和欄杆,在上面有一個巨大的曼努埃爾一世國王之盾(Royal Shield of King Manuel I)。這個用皇家符號和曼努埃爾式的元素裝飾的正面,被16世紀的旅行者和水手稱讚。沿右側的樓梯走上去,就進入塔中的第一個房間,被稱之為長官的房間。那裡有個八角形開口的水箱,用來貯藏雨水。房間的頂是用石灰塗抹的。在東北角和西北角又通向崗亭的入口。左側有一段螺旋梯,通向上層其他的房間。房間的名字可能來源於這是原來長官辦公的地方。1521年,加斯帕·德· 派瓦在這裡辦公,行使管理和審判的權利。沿螺旋梯向上可以到達第二個房間,被稱之為國王的房間。這間房間通向南面的陽台,那裡地板上有8個圓孔,可以讓防守者往下扔石頭和沸油。上面的第三間房間被稱之為觀眾的房間。這有兩扇大窗,它們之間有個壁爐。最上的一個房間被稱之為小禮拜堂,有著扇形的拱狀天花板,裝飾著曼努埃爾式的象徵物,這間房間總體來說相當樸素。

| 28th Feb 2012 | 一般 | (5 Reads)
雙子座的男人是最能言善道的也是最不安分的男人,他們就像是騎在牆頭上的草,左思右慮、變來變去。而天蠍做的女人,是世上最危險的女人,她們喜歡報仇。她們是極端主義者,不是個天使,就是個惡魔。   雙子是一個30歲的男人,蠍子已經37歲,且離異。   雙子和蠍子是同事,由於工作的關係,兩人認識並有了聯繫,在雙子得知蠍子不願意和已婚男子交往的時候,就欺騙蠍子說自己是離異了的,其實是有婦之夫的事實,這樣,不明真相的蠍子愛上了懂浪漫識情趣的雙子,並有了性愛的歡娛。   沒幾天,雙子不堪忍受良心的責備,告訴了蠍子自己已婚的事實。悲痛傷心的蠍子左右為難,放棄吧?不捨得。不放棄吧,又不願意做第三者。這時候,天生會撒謊的雙子繼續欺騙蠍子,說自己的家庭如何如何的沒有了感情,只是看在孩子的份上才沒分開而已等等,愛上雙子的蠍子以為找到了不必分手的理由,事情就這樣不了了之,愛情繼續。   可是,接下來的偶然,心細如髮的蠍子發現,原來,花心的雙子不僅有婚姻,而且還另外有一交往幾年的女友。並且,家庭關係的破裂也是謊言。   氣憤的蠍子立刻把這事實告訴了蒙在鼓裡的雙子的那個女友,造成那女友的離多久,不甘心的蠍子仍然會時常的聯繫雙子,有時見面有時做愛有時吵架有時譏去,當然,蠍子也離開了。兩個女人都愛的雙子,傷心之餘,回家了。後來,沒過多久,不甘心的蠍子仍然會時常的聯繫雙子,有時見面、有時做愛、有時吵架、有時譏諷,雙子生氣了,不再理睬蠍子。   冷靜下來的蠍子左思右想,還是決定和雙子成為朋友,那樣,即不會嫉妒也不會失去雙子,好複雜的蠍子心啊,其實,蠍子女自己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Next